读读《红楼梦》,就知道怎么教育孩子了(连载)

  [复制链接]
查看: 25404   回复: 201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1-12-05 13:16:0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【最近看《红楼梦》,再一次觉得红楼真乃奇书,就是时下咱们关心的亲子教育,《红楼梦》中也有重要论述,而且甚至可以说,教育问题其实是《红楼梦》的重大问题。如果贾宝玉是个好教育的乖孩子,咱们还有《红楼梦》么?这些年常常思考育儿问题,那么让俺结合《红楼梦》中的教育实例谈谈俺对教育的认识吧】
  
  一、大家都别整天纠结于教育了,娃是什么料那都是天生的,咱们父母该干啥干啥
  (一)、贾兰为什么成功
  我们知道,贾府中兴后来靠的是贾兰,所谓“兰桂齐芳”。宝玉的幡然醒悟去考功名另
  当别论,贾兰则可以当做一个好学生的蓝本来剖析一番。
  我们先来看看贾家人读书能力如何。大概除了贾兰,别的简直没有一个提得起来。贾家
  祖上以军功建业,行伍出身,并不是书香之门,也就是说读书还少了那么点基因,子孙们读不好书也就不奇怪。只是到贾政,说是“自幼酷爱读书……原欲以科甲出身”,但皇上忽然一高兴又给贾政袭了官。也就是说贾政也没参加高考,读书才能并未得到验证。贾政对此一准还是耿耿于怀的。你瞧他对宝玉贾环读书抓得那个紧的,就知道这个父亲真是太渴望儿子实现自己的未遂心愿了。当然中国人历来重视读书,即便钟鸣鼎食之家,也会将教育考功名摆在重要位置。这也是贾政对儿子抓得严的重要因素。
  可惜贾家在读书方面实在不灵。高鹗在《红楼梦》后四十回中给贾府安排了一个“兰桂齐芳”的结局,主要是贾兰给贾府带来了中兴的希望。贾兰考中功名并不奇怪。贾兰外公家是谁呀?也就是李纨的父亲,那是“国子监祭酒”,国子监就是当时第一高等学府,祭酒就是掌门人,那就相当于现在的北大校长,嘿嘿,最靠谱的书香门第吧?贾兰在贾氏子孙里最会读书就不奇怪了。
  贾兰有先天基因,后天也有促成他成功的环境因素。贾兰父亲早逝,表面上看,贾家上下,特别是贾母对李纨疼爱有加,但这里面更多是对守寡孙媳的尊敬和同情,礼貌成分远远高于感情因素。事实上,老奶奶疼孙子,到了重孙辈,感情是趋于淡化的。因为爱也是需要能量的,一个女人,更年期肯定是有挫顿的,然而她的身体和心理都没有到达元气耗尽的状态,那么一个新生命——孙子的到来是拯救她人生的一线曙光。我想这可能就是老奶奶之爱孙子,特别还是长孙的心理基础。随着祖孙感情的建立和日益巩固,老奶奶是再没有当年爱长孙的精力和热切,去喜爱后面的孙子乃至重孙辈的。贾府的最高统帅是贾母,所有人等都围绕贾母的喜怒哀乐行事,贾兰作为贾政之下的长门长孙,实则地位很高,也理应得到贾政王夫人的特别宠爱,但是“衔玉而生”而又冥顽不化的叔叔贾宝玉无疑抢了他的风头,王夫人、贾政应对宝玉不暇,就算是贾政和王夫人特别关爱贾兰,跟贾母对宝玉声势浩大的疼爱一比,就给比弱下去许多。这样一个孩子,在这样的环境下,举凡有点要强奔上的心思,多少都是会感到憋屈的。
  但是贾兰有一个智慧的母亲,贾兰的母亲李纨丈夫早逝,在贾府是带着孤儿的寡母,娘家也不是富贵势大之族,李纨在贾府的一片花团锦簇中作出的是“守拙”的选择,李纨不争风要强,而是一心守寡,心如止水。在这样的环境之下,不同的母亲对孩子的教育就会作出不同的选择。赵姨娘的愚蠢就在她总挑唆贾环去跟宝玉比,结果无非是以卵击石碰得头破血流;李纨从不挑唆孩子去争风吃醋,哪怕可以以此作为激励孩子向上的理由,李纨真是如此拙陋之人?我们知道大智若愚的说法,李纨该当如是。所以李纨应该有李纨的隐忍,“守拙”只是她的表象和应对的工具。李纨对儿子并不“言传”,但是李纨有李纨的“身教”。母亲的隐忍,内心或多或少都会产生的苦衷,为儿子抱不平,对儿子抱期待……稍稍懂事的孩子就会体会出来。而这种“体会”,甚于千万句教诲与敦促,因为只有“体会”才能化成内在的力量,然后转化为行动,外人的教诲与敦促不能变成受教育方的“体会”,一切都只是枉然。
  再则李纨这种“隐忍”也传导给了孩子,令孩子不会像贾环一样将精力花在争风吃醋上。但谁没有向上要强之心?没有那心的恐只是圣人。李纨贾兰母子只将那向上之心内化成了努力的动力。这也是“寒门出贵子”的道理,李纨未必是贾府的寒门,但是李纨给孩子的教育是刻意成为“寒门”。
  然而我还是得说,贾兰的成功更多仰仗于他自身的质素,也就是他先天的基因。就后天教育而论,赵姨娘是反面教材,同样守寡的薛姨妈怎么也教出了薛蟠?薛姨妈应该算是品性端方的,虽则对儿子有宠爱,薛宝钗她不宠不爱吗?薛蟠怎跟薛宝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?当然我们可以说薛蟠父亲死得比贾兰父亲晚,也就是说,薛蟠父亲死时薛蟠已近成年,薛家兄妹不是在寡母的教育下长大,要知道,薛家祖上是“紫薇舍人”,也就是读书人出身,薛蟠父亲对儿女的教育也是抓得很紧的,应该说是兄妹二人一同念书的,书上是说宝钗读书“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”,可见薛蟠实在不是读书的那块料。这样的薛蟠纵使投胎到李纨肚里,他也就是贾蟠而已。
  所以我们常常觉得好教育才能成就好人才,其实首先要看你是不是那块料吧。是这块料加上后天好教育,成才了,我们就以为这教育的力量有多大,教育有多重要;不是那块料呢?神马教育、神马培养、神马孟母三迁择名校、神马补习班请家教……神马都是浮云了!
  
  

点评

很赞: 5.0 不太行: 3.0

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:

  • ·刘莉 | 主题: - , 订阅: -
遍识天下英雄路,俯首江左有梅郎。
沙发
 刘莉| 发表于 2011-12-05 13:40:00 | 只看该作者
教育的蹊跷和趣味就在于,如果我们是李纨,我们在得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不知道他是贾兰还是贾蟠,但是绝大多数的家长都会希望他是贾兰,也会将他当做贾兰来养。如果是贾兰,没问题,怎么教怎么对。我曾听一个金牌教师说过一句很牛叉的话,他说:“学生分成三种,一种聪明又用功的,这种学生不是我教出来的,是谁都教得出来的,与我无关;一种不聪明又不用功的,这种学生也不是我能教出来的,谁都教不出来,这类学生也与我无关。还有一类学生用功而不聪明,再一类聪明而不用功,我要教的就是这两类学生。”这个老师的意思很明确,贾兰和薛蟠是天生的,金牌也改变不了的。如果我们得到的是贾蟠,从贾兰的期待到贾蟠的现实发现,这对家长就是一个相当痛苦儿残酷的过程。
  更多的家长,得到的既不是贾兰也不是贾蟠,而是宝玉等等,所谓聪明而不用功。名师抑或可以让他上一个台阶,但是他或恐也成不了贾兰。绝大多数的我们,拥有的都是一个在读书上(我只说读书)才能趋于中等的孩子,我说的中等,是指不在两头的5%之内,这肯定是现实。中国家长的痛苦在于,我们对孩子的期待都是贾兰,鲜有人有一颗“自甘平庸”的心。
  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板凳
 楚贝勒| 发表于 2011-12-05 14:14:00 | 只看该作者
又要有人批评你的“天赋论”了。
  
  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3
 刘莉| 发表于 2011-12-05 15:12:00 | 只看该作者
不是我的“天赋论”,是曹公的。继续看曹公怎么说——
  
   (二)“狼爸”贾政,也不能将宝玉打进“北大”
  最近都在说“狼爸”将孩子打进北大,我不知道这个狼爸怎么打孩子,据说很有方法,再有方法,打就是打,这个字眼比较刺激中国人眼球。支持的,说就是要传统教育,打得好;反对的,说这样打出来的孩子肯定变态。要我说,“都是扯他娘的臊”(借用王熙凤一句粗话)。说打孩子的老爸,谁能“打得过”贾政?那将贾宝玉可是往死里打,当然往死里打算是只有一回,平时的小打大骂那是断不了让宝玉受的,然后结果呢?贾宝玉既没被打进北大,也没给打出心理毛病,相反,贾宝玉应该算是整部《红楼梦》中心理最健康的孩子,当然史湘云也有一拼,这咱另当别论。我的意思,让反对和支持“狼爸”的都见鬼去吧,打不打不是问题,教育不教育其实也不是问题,还是贾宝玉自身基因的问题。
  我们来看看宝玉的先天基因,红楼梦对这是交代得再清楚不过了。贾宝玉原是女娲补天多出的一块石头,投胎到贾府来为跟黛玉成就一段前世姻缘而来。也就是说,其实宝玉并不继承贾家的基因,所以说到宝玉后来的考取功名(权当我们承认了高鹗续),其实也与贾家无关。
  《红楼梦》交代得很明白,纵使宝玉钟灵毓秀,天资聪慧,他也断不可能在读书上发奋,因为他人生的使命是跟黛玉发展一段惊世骇俗的爱情。曹公这样写实在太邪门了,等于是说,你们家长就认了吧,你们好不容易认定聪明智商是天生,殊不知一个人能不能勤奋这也是天生!要命吧?我们总听到家长说,或者老师跟家长说,“这个孩子其实很聪明,就是不用功。”好像只要让他用功起来,成为优等生就指日可待。曹公的教育理念告诉我们,这也是发梦,用功也是一种先天性的潜质,嗯,命定的,你来到这个世上是干嘛的,天生就定好了的。
  那么贾政就是打死宝玉又如何?我们看宝玉挨打后有一段心理描写:“我不过挨了几下打,他们一个个就有这些怜惜悲感之态露出……得他们如此,一生事业纵然尽付东流,亦无足叹惜……”也就是说贾政就是将宝玉打死,也不能让宝玉“改节”。我们逼着孩子读书的家长可曾好好想想,被逼的孩子虽则不是宝玉,可是他如果真认定这一辈子什么是他的最爱,什么是他无法摆脱和来到人世一定要成就的,除却杀人放火这些触犯法律底线的行为,我们是不是都要由他去了,不必再去强求一门子心思读书?
  至于贾政的粗暴的打骂教育为何没将宝玉打骂出心理毛病,这又佐证了“一切都是天定”的说法。还有人不相信宝玉是《红楼梦》中心理最健康的孩子么?宝玉重感情,追求平等,天真率性,慈悲宽容……宝玉的优点多了去,在此不必赘述。宝玉的优异秉性是与生俱来的,贾政打不打他都是那样。
  当然我不支持家长打孩子,但是我也并不认为打骂孩子就会将孩子打出神经病。我的一个大学师姐,各方面极为优秀,谈起她的教育,她说,一个字,打!她是被母亲打大的。她是家里的老二,上面有一个哥哥,小时候得病死了,母亲受了刺激,反将失子的痛楚转嫁到女儿身上,左右横竖看她不顺眼,稍不如意就赏个巴掌。如此变态母亲变态教育下的孩子却没有变态,性格开朗神经粗壮,在单位上下爱戴,在家里养老育女都很成功。我们只有说,人才儿在这,打不打都不是问题。
  当然我还是反对打孩子,反对的理由很简单,我们都是爱孩子的,爱一个人就是要让他精神愉悦,无时无刻,打孩子肯定让孩子在那一刻很痛苦。不管以什么理由打孩子(孩子触犯底线的时候除外),就算你是为了他好,你这都是不爱孩子的表现。
  更何况,打孩子没用,贾政试过了。什么狼爸萧百佑,不就想卖几本书嘛,不带这么忽悠家长的。要卖书还是学学曹雪芹十年磨一剑写出好书来吧,《红楼梦》是经典,贾政揍儿子这一课则是教育学的经典。
  
  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4
 precom| 发表于 2011-12-05 15:46:00 | 只看该作者
真是能扯啊,把《红楼梦》都说成了教育学的经典了。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5
 刘莉| 发表于 2011-12-05 19:45:00 | 只看该作者
(三)海棠诗社,拼的就是天分
  《红楼梦》举办过几次诗歌大赛,后来诗人们还结成了海棠诗社专门赛诗,第一次海棠诗会,薛宝钗得冠;第二回,林黛玉夺魁。貌似薛林二人才情不相上下,但是读者一般都认为林黛玉是大观园当之无愧的首席诗人。缘何读者认定潇湘妃子压倒蘅芜君?明眼人自会看出端倪。
  黛玉就个性而言,是天生的诗人气质,追求“诗意栖居”,绝不向现实妥协,薛宝钗是彻底的现实主义者,现实主义也会有好诗,杜甫跟李白就形成了“双峰对峙”,可是现实主义得紧贴大地,方才有跟浪漫主义相抗衡的气度。杜甫的“大地”就是民生的苦厄。在宝钗,养在闺中的小女子也就是一点光耀家族的热望吧?就这点而言,薛诗的眼界气度都比不得林诗。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,貌似有豪气,终究是一点个人升迁的胸怀。“偷得梨蕊三分白,借得梅花一缕魂”,黛玉追寻的始终是生命的本质和美感。
  再者黛玉有一颗多愁善感的诗人之心,“文学乃苦酒之杯”,可惜我记不清是哪一位外国作家这么说过,但是国外作家说过的相似意见的话肯定很多;在中国,也有“文章憎命达”的说法。也就是说,关于文学古今中外一致的看法是,你得对人生有痛才有好文字。宝钗活得太好了,她一生的追求就是“文章”所憎的“命达”;黛玉则活得太苦了,照理说,她在大观园的地位除了宝玉基本是无人能比的,她是贾府老大贾母最喜爱的,偏生又早逝的小女儿之女,谁敢惹她啊?可是她的诗无处不是不平凄切之音,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就是最典型代表。
  最后,我又要来提家世,也就是家族基因。其实大观园众儿女家庭出身最牛叉的是黛玉。书中交代林家:“曾袭过列侯,今到如海,业经五世”,而林如海“乃前朝探花”,也就是说林家是贵族与清流身份兼得。就跟贾府比,贾府在读书上短人太多了。我们也可以说这只是小说,家庭出身不是作者描写的重点,更何况,林黛玉作为《红楼梦》的第一女主人公,倾注了作者太多的爱戴之情,所以要给她弄个十全十美的出身来。但是如果我们再想想,倘若黛玉不是这等出身,是不是她就不会是黛玉?“前朝探花”的老爸,开玩笑,生下个才情盖世的女儿不奇怪吧?
  所以,说到底,诗歌比拼的还是天分。“勤”在搞艺术这块儿根本就补不了拙,啥都补不了。
  木办法,宝姐姐要跟林妹妹拼诗,那就是拼不过的。缘何她在《红楼梦》中老是拿个诗歌大赛第一名呢?我们还得看评委和人情分。
  《红楼梦》第一次诗歌大赛是在元妃省亲的时候。贾府一众兄弟姐妹都做了一首诗给元春,元春最后的评价是:“终是薛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。”薛排在林前。文章里蕴含的价值观与审美倾向一般读者都能辨明的,元妃在精神追求乃至为人处世上无疑是更接近宝钗的,进到宫中,没有一颗勉力向上的心,为人处世上没有两把刷子,怎能到娘娘的地位?所以作为元妃,认为宝钗略胜黛玉一筹就不奇怪。再者,宝钗到贾家,贾府上下对之处处以贵客相待,既然是客,注重礼数的贵妃娘娘也会对宝钗优待一等。等到宝玉作出一堆诗来,元春立马从中挑出黛玉捉刀的一首为冠。可见元春之“才选凤藻宫”,也就是以才华在众嫔妃中胜出,人也不是吃素的,文字上的眼光了得。
  其实林黛玉在这次诗歌大赛中还是有点发挥欠佳。书中说:“原来林黛玉安心今夜大展奇才,将众人压倒,不想贾妃只命一匾一咏,倒不好违谕多作,只胡乱作一首五言律应景罢了。”
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体会,当你在某一次考试中特别希望考出好成绩的时候,你往往就不会有一个正常的发挥。从考试角度而言,最好的考试状态是适度紧张,紧张过度与过度放松都难有一个好的发挥。黛玉这次无疑有点紧张过度了。
  事实上,等到第二次海棠社诗歌大赛,黛玉就得了第一。这一次每人都拿出一组诗来参赛,相当于考查总评分。那么可以这么说,就诗歌的总体水准而言,黛玉是大观园第一诗人。一首诗评定高低,多少有“一考定终身”的意思,有一定的偶然性。
  再说海棠社的第一次诗歌大赛。评委是李纨,这大观园中的第一“守拙”之人,跟宝钗的“藏拙”可以说是一个路数。好在李纨还是有她的公平的,她说:“若论风流别致,自是这首(黛玉的);若论含蓄浑厚,终让蘅稿。”不同的美学风格本无高下之分,能区分高下的只能是文字、立意、意向等因素,李纨说的是实话,却更是无理的话,凭什么“风流别致”就一定不如“含蓄浑厚”呢?就好比婉约派和豪放派怎么比较?只能说李纨这个评委或许也很聪明,摆明了她就喜欢“含蓄浑厚”那一款。而这,也是她对一种人生态度的公开认可与赞扬。
  最后还要说一说李纨,李纨在大观园中是正宗的书香门第出身,其父是第一高等学府校长。然她的父亲却不令李纨读书,只是些许教她认得几个字。虽则过去女子不读书乃是常事,但我更相信李纨有一个深谙教育之道的睿智父亲,一个饱读诗书的父亲,却执意要让女儿成为一个半文盲,这是不是有点行为艺术的意思?可是结果呢,对“教育”的反对却成就了很好的教育。李纨品行端方,性格平和不卑不亢,具有良好的性格和家庭教养;作为一个母亲,她又是睿智而成功的;就算做诗社评委,也表现出很高的文学涵养。你不得不说,作为大学校长的女儿,就算不读书,随便拎出来都会有一手。而这,就是遗传基因。
  因为读中文系的缘故,从大学开始,就读过不少文学评论家写的文学评论,作家一般瞧不起评论家,在我看来,评论家要做得好实属不易,作家要做好,天分好基本可成;评论家不仅要看功夫,也要看天分。每每读到功夫做足却在理解特别是审美上很不过关的评论,我真是为这样的评论家叹息:能花那苦功夫,干点啥不好呢?干嘛要来搞文学啊?
  
  
  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6
 刘莉| 发表于 2011-12-05 22:59:00 | 只看该作者
广告太讨厌了!版主能删掉吗?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7
 XISHUANG99| 发表于 2011-12-06 13:51:00 | 只看该作者
首先,刘莉写得非常好。其次,刘莉的题目不够吸引眼球导致人气not as high as it should be.建议楚贝勒帮忙改个名字,比如,红楼与天赋论,呵呵。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8
 XISHUANG99| 发表于 2011-12-06 13:55:00 | 只看该作者
@precom 2011-12-5 15:46:00
    真是能扯啊,把《红楼梦》都说成了教育学的经典了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呵呵,这就是红楼的魅力,每个人都可以从中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。有的人看见了建筑之神奇,美食之奥妙,我们的刘莉同学当然也可以一窥教育的理论啦。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#9
 楚贝勒| 发表于 2011-12-06 14:28:00 | 只看该作者
红学新方向
  
  红楼中的教育学。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